陆凌舟南栀陆凌舟宋照云小说免费阅读_完整版免费阅读陆凌舟南栀(陆凌舟宋照云)

主角是陆凌舟宋照云的精选现代言情《陆凌舟南栀》,小说作者是“陆凌舟”,书中精彩内容是:  她不会因为丢了清白,哭哭啼啼地自戕。   可那一晚的记忆对她而言,仍是一辈子都洗刷不去的耻辱。   所以当陆凌舟说出那样缠绵的情话,她只有些微的惧...

点击阅读全文

陆凌舟南栀

完整版现代言情《陆凌舟南栀》,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,主人公分别是陆凌舟宋照云,是网络作者“陆凌舟”精心力创的。文章精彩内容为:他扫了眼旁边那两个人,他们已经将馒头吃完,甚至连盛酱菜的小碟都舔了个一干二净。见他阴森森望过来,婆子和马夫当即害怕地颤抖着身体。不过尹老南栀扫了眼屋子四周正要说话,陆凌舟连忙抬起手示意她噤声,随后又指了指窗户。隔墙有耳...

阅读最新章节


他忽的桀桀一笑。 “你,是不是姓周?” 周漪眼底快速闪过一丝讶然,随即露出虚弱的笑,“我不知道我姓什么。我很小的时候就被卖到了侯府,夫人可怜我,喊我小翠。 尹老头盯着她许久,而后双肩耸动,无声地笑了几声。 他扫了眼旁边那两个人,他们已经将馒头吃完,甚至连盛酱菜的小碟都舔了个一干二净。 见他阴森森望过来,婆子和马夫当即害怕地颤抖着身体。 不过尹老
南栀扫了眼屋子四周正要说话,陆凌舟连忙抬起手示意她噤声,随后又指了指窗户。
隔墙有耳。
南栀眼珠子滴溜一转,语气随意地说道:“我就没看见哪个人这么容易就相信我们的,他们半夜不会冲进来黑吃黑吧?”
陆凌舟顺势道:“你身上揣了几十种毒粉,怕什么。你把化骨粉放好了,这东西太毒上次老朔才摸了一把,手都差点化没了。”
躲在外面偷听的胖子闻言,当即肥躯一抖。
随身带了几十种毒粉,还有化骨粉这个名字听着就很可怕。
这哪是人贩子,这分明就是会说话的毒蛇啊。
怎么庄头一走,庄子里就有这么多事情。要不还是赶紧派人去请庄头回来吧。
胖子弓着肥胖的身躯,一点一点地挪回自己的屋子。
屋外终于没有多余的呼吸声,陆凌舟朝着南栀点点头。
南栀松了口气,走上前并压低声问道:“陆大人,接下来我们该如何?”
陆凌舟半垂眼眸,似乎在想什么事情。
久久没有得到回应,南栀的视线从窗户上收回,眼眸一转看向他。
“陆大人?”
“不着急,明日再说。”
“可……”
南栀的话还在嘴边,陆凌舟手里不知道捏了什么东西,唰地一下就将烛火熄灭。
屋子里一下子暗了下来,唯有外头的火把照进来微弱的光,隐约还能听见摇骰子下注的喧闹。
南栀摸黑到了床边,再一摸摸到什么软乎乎热烘烘的东西。
“别乱摸。”

南栀心头一惊,连忙松开手,尴尬地咳嗽几声,“陆大人,我不是有意的……”
“赶紧睡觉。”
南栀无措地哦了一声,下意识就要上床。可不对啊,陆凌舟就坐在床边,她怎么上床?
这屋子里就这一张床,难不成他们今天晚上要睡一起?
“陆大人,要不我睡……”要不她还是睡地上吧。
话还没说话,南栀就感觉到一个黑影一阵风似的经过自己跟前。
“到底是陌生地方还是要小心些,今晚我守夜,你安心睡床上吧。”黑暗中传来陆凌舟低沉的声音。
“好。”
南栀倒也不客气,合衣倒在床上。有他守夜,便是猛虎恶鬼来都不用害怕。
不过一会儿,屋子里便响起规律的呼吸声。
相对于陆凌舟和南栀被当做上宾对待,周漪几人却吃尽了苦头。
傍晚马车驶进庄子时,有人拦住他们询问他们的身份。
周漪没有透露出自己的身份,只说自己是来庄子上寻亲戚的。没想到下一瞬,外头的人就冲进来将他们绑了,关进一间破烂的茅草房里。
真是叫天天不应、叫地地不灵。
望着头顶上方因屋顶破烂露出的一片夜空,南栀等人肚子饿得咕噜噜叫。
她后悔了,早知道就不为了那点钱,非要较劲来这破地方了。
她最后不会死在这里吧?
黑屋里,茅草房里传来呜咽声。
突然,一阵脚步声靠近过来,周漪等人连忙止了呜咽声,齐齐看向只剩下一半的门。
吱呀一声,有个佝偻的黑影走进来。
下一瞬,黑影手中燃起了微弱的火苗。几人就着火光,看到了一张爬满了虬枝般疤痕的脸。
几人以为见到鬼了,瞪大眼睛却怎么也喊不出声。
“别吵。”他瞪了几人一眼,“我是来给你们送吃的。”
他提起臂间的竹篮,从里面取出留个还散发着热气的大白馒头,并两碟子酱菜。
“外面都是人,你们别妄想逃得出去。我问过他们了,只要你们不闹事,过几天就能把你们放了。”
他率先给周漪松开蒙嘴的布条,声音苍老:“赶紧吃吧。”
周漪微喘着气,强忍着心头的害怕问:“你是谁?”
爬满了烧伤疤痕的脸上露出一丝阴森森的笑意。
“我姓尹,他们都叫我尹老头。”
试探
周漪几人被像虾一样捆绑着,捆住双手的粗麻绳又从双膝下穿过。
这种绑法可以极大地限制他们的行动。
尹老头先后给周漪几人松开蒙嘴的布条,然后将大白馒头递到他们手里。
几个人早已饿得饥肠辘辘,当即顾不得形象低下脑袋啃食着馒头,尹老头间隙还给他们塞几口酱菜。
周漪吃得慢些,她一边注意着门外的动静,一边悄悄蹭到尹老头身边。
“我是安远侯府的姨……夫人身边的大丫鬟,你要是能放了我,我一定重金酬谢。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。”
听到安远侯府几个字,尹老头神色有些触动。
周漪见状以为有戏,连忙比了比自己耳朵上的金耳坠子,一脸讨好:“你要是不相信,我把我这对耳坠子给你,这可是金的。”
尹老头凑上前,被火烧伤满是疤痕的脸几乎要和周漪贴上,周漪被吓得要喊出来,又怕被尹老头误会连忙死死咬紧嘴唇。
带着腥气的呼吸打在周漪脸上,她根本不敢动。
他忽的桀桀一笑。
“你,是不是姓周?”
周漪眼底快速闪过一丝讶然,随即露出虚弱的笑,“我不知道我姓什么。我很小的时候就被卖到了侯府,夫人可怜我,喊我小翠。”
尹老头盯着她许久,而后双肩耸动,无声地笑了几声。
他扫了眼旁边那两个人,他们已经将馒头吃完,甚至连盛酱菜的小碟都舔了个一干二净。
见他阴森森望过来,婆子和马夫当即害怕地颤抖着身体。
不过尹老头并没有对三人做什么,只是重新将他们的嘴蒙了起来。
“你帮帮我,你要什么我都给你……”周漪的话还没说完,嘴里就被塞进一个脏臭的布团。
周漪不敢置信地瞪着尹老头。
尹老头走出破败的茅草屋后,回了自己的住处。说是住处,不过就是在厨房里拿布帘一隔,里面又堆了张一翻身就会滚下来的小床。
厨房里满是挥散不去的油烟味,这里的东西都蒙着一层厚厚的油垢。
他便是在这样的地方住了两年。
他掀开布帘正要躺下,有人摸黑走了进来。
尹老头警惕地去摸枕头底下的破菜刀,但就着窗外的光隐约看清楚庞大的黑影,当即卸下防备。
只听见他声音苍老地开口,“谁?”
“是我。”黑影走近了,是胖子。
尹老头佝偻地站起来倚在床边,沙哑地喊了声“胖二爷”。
在这庄子里,倪大是老大,这胖子就是老二。
胖子毫不客气地坐下,在黑夜里一双小眼睛落在尹老头身上,“那道三明鱼生出自宁化县,你是宁化县的人?”
“胖二爷好见识,不过我是从岭南一路逃难,最开始在宁化县落脚,跟了一个厨子干了几年活,看多了也就会了。”
“原来是这样。”胖子也就是随口一问,也没放在心上,“我记得无名那小子在咱庄子上待了半年,他和你感情最好。他去哪里,你知道不?”
“我不知道。”
胖子一拍大腿,没再问些什么,只是让他早点休息。
厨房的门吱呀一声又合上了。
黑夜里,尹老头那双眼睛冒出精光。
他到庄子上两年,从最开始还有人问过他的来历,后来不曾有人再问过。
怎么偏偏胖子今天又问起了,还在他这里打听起无名?
难道是那个人?
第二日一大早,尹老头正在熬粥,从旁人口中得知昨晚在周漪几人后面,又来了一对贼夫妻。
“贼夫妻?”
“可不是,听说他们是卖人的,来我们庄子上就是想看看有没有长得漂亮的姑娘,还有小孩儿。何兴家的儿子,现在就扣在他们手上呢。”
尹老头闻言,借着送早饭的时候悄悄溜进了院子,隔着老远他看到了那对所谓的贼夫妻。
相貌平平,皮肤黑黄,不过那个男人一双眼睛透出凌厉的光,看着确实不像是什么好人。
他忽然觉得男人有几分面熟,眯起眼睛想要看得更加仔细,却被人发现赶了回去。
“赶紧滚回去,老子一大早起来tຊ就要看到你这个丑八怪,恶心人。”
尹老头连忙低下脑袋,畏畏缩缩地跑回厨房了。
那边,听见动静的陆凌舟寻声望过来,正好看到尹老头离去的背影。
佝偻得厉害,看着似乎就是个普通的老头。
不过他并没有因此放下警惕。
饭桌上,陆凌舟和南栀对视一眼,南栀放下筷子咳嗽一声,抬起手正要落在胖子身上,胖子急得连忙朝另一边倒去。
他本来就胖,屁股下的凳子又小,这么一躲就给躲到地上去了。
“哟,胖爷你没事吧?”南栀粗着嗓子喊道,还要好心地上前扶他起来,没想到胖子急了,几乎是手脚并用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。
“我…我没事。”胖子紧盯着南栀的手,决不让她碰到自己。
南栀眉头微拧,忽然灵光一闪想到他为什么变得如此抗拒自己。
她勾唇浅笑,眼里露出几分戏谑,话里有话道:“胖爷你放心吧,我刚才还吃饭

小说《陆凌舟南栀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点击阅读全文